时代潮

admin的自助个性形象广告:欢迎访问我的动态融合站点!
时代潮倡导新风弘扬正气

要求登记为外国代理人,西方对媒体进行审查打了谁的脸

[复制链接]

1444

主题

1609

帖子

2万

工分

网站总编

现居住地
在线时间
4429 小时
相册图集
1
好友人数
5
听众人数
3
收听人数
2

诚信守法宣誓热心助人会员站群推广达人站群宣传达人志愿联盟行动站群巡视督察


【自我介绍】作为虚拟示例户:为您提供站群使用参考示例,引导用户事业迈向成功。

admin 团体单位 发表于 2017-11-17 14:0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美国与俄罗斯的“媒体贴标签”大战延烧至中国,星期三一份提交给美国国会的报告,指控中国官媒机构在美国从事间谍和宣传活动,敦促国会要求中国官媒记者和工作人员按照《外国代理人登记法》登记为外国代理人。美国司法部辩称这一法律“没有妨碍言论自由,没有限制传播信息的内容。”

  这部法律乍一看没问题,但本质属于媒体界的《纽伦堡法案》。《纽伦堡法案》的种族划分不属于屠杀,但它却将未来的屠杀合法化;而《外国代理人登记法》这样的划分不属于“限制言论”,但却将未来的“限制外媒言论”合法化。倘若外媒传播了美国人不知道的,但会影响美国稳定的真相,美国当局则完全可以依此法限制传播,原因无他,因为你戴着“外国代理人”的帽子。如被质疑,大可拿出“国家利益大于人权”、“法律大于自由”的双重标准来为自己辩护,然后美国“代理人”纷纷赞美“美国是法治国家”。

  非常巧合的是,几乎同期,新西兰一些媒体也开始吵吵要“审查中国影响力”了,“Govt urged to probe China's influence”(政府被敦促审查中国影响力)、“China's influence over New Zealand at 'critical level‘”(中国对新西兰的影响力已经达到危机水平)。瞧瞧这些用词,就像新西兰马上要被灭国了似的。

  这些报道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一个知名“中国通”,叫布雷迪(Anne-Marie Brady),不过这些报道并没有在主流媒体上激起水花,这不是因为他们不认为中国是个威胁,只是因为过去类似这样的报道太多了。

  主流媒体《新西兰先驱报》曾在9月的一份报道中就提到过这位坎特伯雷大学教授布雷迪,她在美国议会发表的报告建议新西兰政府,应当立刻调查中国对新西兰华文媒体的干涉,调查中国通过政治献金对新西兰的影响,以防范新西兰被中国颠覆。不过新西兰新任的80后女总理杰辛达·阿德恩对此甩下冷冷的回应,称她不会模仿澳大利亚,不会要求新西兰安全情报部调查中国的政治影响活动。

要求登记为外国代理人,西方对媒体进行审查打了谁的脸

要求登记为外国代理人,西方对媒体进行审查打了谁的脸

布雷迪(Anne-Marie Brady)

  一个新西兰人,在美国议会指点新西兰政府如何对抗美国的对手,这断然不是无私的国际主义精神。布雷迪作为专业研究中国的学者,是西方人深入了解中国的窗口,却如此充满冷战的迂腐思维和对美国的仆从心态,可见西方涉及中国的政治研究水平堪忧。而且思维、心态并不是唯一“堪忧”的,连基本的逻辑也有问题。

  新西兰华文媒体是坐落在新西兰境内的,中国很难“干涉”。倘若真的被中国“干涉”了,也一定会像“谷歌”那样尖叫起来被全世界知道(事后乖乖地被美国干涉),倘若中国的势力已经强大到新西兰本土媒体被干涉了也不敢尖叫,说明中国的势力早已掌控新西兰,那这位教授还要安全部调查什么呢?直接宣布结果好了。正如美国的媒体势力就早已掌控了新西兰,这位教授的报告出现在美国议会上,新西兰新闻界就绝不会有人好奇,绝不会有人跳出来说,审查一下美国对新西兰的影响力。美国是令新西兰人沉默的“房间里的大象”,这才叫真正的“干涉”。

  新西兰华文媒体假如真的被中国“影响”了,就会导致新西兰“被颠覆”吗?新西兰当地人明显是不大会中文的,所以被影响的一定不是他们。华文媒体主要的受众群是手中握有选票和钞票的华人,布雷迪们以此引出关于“政治献金”的讨论,认为中国在指挥新西兰华人,用政治献金影响新西兰走向亲华,新西兰因此国将不国,要被“颠覆”了。我曾撰文描述过,新西兰(以及澳洲)华人用政治献金影响政治其实是为了个人利益,而个人利益恰好与中国的和平、双赢外交策略吻合,说明西方华商和中国政府都顺应国际市场趋势,但这不等于就是中国指挥的。相关性不等于因果性。不然新西兰女总理一口否决了调查,与中国步调一致,我看也像是中国派来的间谍,反正布雷迪们不在乎有没有证据,扣帽子我也会。

  此外,新西兰即使亲华了,就真的会被颠覆了吗?中国颠覆过巴基斯坦的制度吗?美国有颠覆过沙特的制度吗?恰恰相反,倘若是真朋友,就一定会互相尊重对方的制度和法律,不会为了主义之争而影响两国之间长久的利益。美国不希望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成为中国的朋友,于是便派代理人们鼓动他们猜忌中国,远离中国,美国的代理人包括美国散布全球的媒体,以及一些被收买了的专家学者,他们比中国和俄罗斯的对外媒体加起来都多。所谓“新西兰被颠覆”,其实只是美国的代理人集散地被颠覆了而已,新西兰人活的好着呢。

  无论是新西兰华文媒体,还是提供政治献金的华商,大多都是新西兰公民,并非“外国人”。想要在多元文化的国家真正禁绝华人的政治献金,似乎只有两个方法,一个是种族隔离,一个是取消政治献金制度。种族隔离其实并不保险,因为不是华人也可能被中国影响,正如美国媒体深信的“特朗普被俄罗斯收买”那样。那么“取消政治献金制度”就是唯一办法了。

  西方媒体和学者捕风捉影鼓噪了半天的“中国影响西方”,症结最后都集中在了“政治献金制度”上,很神奇的是,却没有一个西方学者敢站出来哪怕喊一嗓子:“我们来把政治献金制度取消了吧!”看来西方学者们根本不傻,知道这句话会惹怒的肯定不是中国,丢的也肯定不是“中国代理人”的饭碗。(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魔王)



  


楼主热帖



上一篇:雄狮真正站起来了,美国的新挑战中国年轻人不再崇洋
    敏感资料使用更方便、更安全,私密分区阅后即焚功能正式上线,欢迎试用! https://mitan.shangchengwang.cn/forum.php?mod=forumdisplay&fid=150&mobile=2
查看: 44 | 回复: 0
坚守公平正义,服务国家企业群众。
要求登记为外国代理人,西方对媒体进行审查打了谁的脸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