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金融

站群节点编码:SDC-5064
查看: 98|回复: 0

枪手骗车中介造假抢车大战,汽车金融暗藏黑暗产业链

[复制链接]

1638

主题

1816

帖子

3万

工分

网站总编

现居住地
北京市 朝阳区
在线时间
4896 小时
相册图集
1
好友人数
6
听众人数
3
收听人数
2

诚信守法宣誓热心助人会员站群推广达人站群宣传达人志愿联盟行动站群巡视督察亮牌争创会员撰稿人通讯员


【自我介绍】为您提供站群使用参考示例,引导用户事业迈向成功。本栏长度限256字符以内。

本站群第一用户 手机认证 银行认证 单位认证 发表于 2018-4-4 11:38: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3 月初,郑州抓走了几家车贷公司的人。”知情人透露,最近,在多个城市开展的“扫黑除恶行动”中,都将车贷领域列入其中。

  汽车金融领域的混乱与黑暗,正在点滴呈现出来。

  这是一片暴利的江湖。

  骗车骗贷,已形成严密而血腥的产业链:中介负责寻找骗车的“枪手”,并包装资料,将车或者钱骗出;

  二抵公司则成为赃车的消化渠道,并让车辆流入黑市;

  而枪手、中介和二抵,将一辆的赃车的利润,分食殆尽。

  “ 3 个枪手, 3 天时间就能骗出来 12 辆车,赚了上百万。”曾参与期间的中介赵晔称。

  这里也是一片血腥的角斗场。

  各个利益方,为了抢夺车辆,经常发生血腥的“抢车大战”,“见血、撞人、高速路上追车战,这些极度危险的故事,经常发生。”

  在汽车金融爆火的今日,骗车骗贷产业链也“乘风而上”,并在恶化成行业毒瘤……

枪手骗车、中介造假、抢车大战,汽车金融暗藏黑暗产业链

枪手骗车、中介造假、抢车大战,汽车金融暗藏黑暗产业链

  01 崩盘

  2016 年 10 月的一天,乐富旗下的车贷业务线经理,把杨超叫到办公室:“开展一年的车贷业务暂停了,现有人员需要转岗。”

  据杨超透露,主业为支付的乐富,在 2015 年 10 月开始涉足汽车金融。

  仅一年的时间,乐富尝鲜似的车贷业务彻底停摆,只留几个人追车善后。

  他们的业务分两条线,二手车抵押贷款和新车消费贷款。前期市场主要放在河南、山东等地。

  据杨超介绍,整个乐富车贷部门,人员只有 6 个人。“我负责二手车、一个女生负责新车、一个复审、一个经理,还有一个评估师,和一个主管。”

  刚开始,大家都以为车贷是一个风险系数极低的金融业务。

  “车都在车管所抵押,客户还不起钱,大不了把车卖了。”杨超说。

  但他们远远低估了车贷江湖的水深莫测。

  风险在 2016 年初,集中爆发。

  “我们放了 1 亿元的贷款,70%以上出现了逾期或者不还款。”70%,这么惨烈的数据,是杨超万万无法料到的。

  “而30%-40%的人,还了一两期之后就完全不还了。”

  乐富公关对此事的回应很有意思:“车贷业务和乐富支付没有关系,只是乐富的一个子公司。”

  在 2015 年前后,尝试进入车贷的公司远不止乐富一家。

  网贷之家的《 2016 互联网汽车金融白皮书》中显示, 2015 年下半年到 2016 年上半年,至少有 1070 家P2P平台有涉及车贷业务。

  也就是说,网贷行业大约一半的平台入局车贷,这还不包括非网贷的入局者。

  而到了 2018 年,只剩下 112 家网贷平台还在坚持。

  死亡率高达90%。

  “死亡的大部分原因,是忽视了风控问题。”杨超称,要么不懂,要么不重视。

  “很多平台,就是活生生被骗车骗贷者吞噬的。”从事骗贷行业多年的赵晔,深知其中的水深和复杂。

  广西边境山区,一辆被骗的车被藏在养牛厂。

  由于地域性强和重线下两个特点,汽车金融的骗贷群体,并未形成如医美分期骗贷一般的大中介、全国性组织。

  但这是一个庞大而周密的产业链,所有的人配合得天衣无缝。

  成单一笔的单价极高,几万到几十万不等,“值得去铤而走险”。

  直到现在,杨超仍不确定那“30%-40%不还款”的人里,有多少是枪手来骗车的。

  在汽车金融还没有火热之前,骗车的产业链,主要集中在传统的租车领域,如神州租车、一嗨租车这些平台,还包括遍布全国的数万家中小租车店。

  “信租会”一直在收集骗车骗贷群体的“灰名单”。

  成立不到三年时间里,他们就收到了超过 2000 台车辆被骗的信息。粗略统计,这些车辆价值至少在 4 亿以上。

  随着汽车金融的崛起,车抵贷、新车分期购、二手车分期、融资租赁这些新模式,变得极度火爆,融资不断。

  汽车金融增加了很多新玩法:比如,用户可以将车抵押给平台,然后贷出一笔钱来,这被称为车贷;

  还有一些用户购买新车的时候,可以分期,只需要极少的首付款,就可以将车开走,这叫新车分期。

  而骗车骗贷的产业链,也乘风而上,钻着各种模式的漏洞,迎来了难得的狂欢。

  从枪手到中介,再转向车贩和经销商,这条黑色而冒险的产业链,开始吸食汽车金融的巨额利润。

  02 枪手

  “你去网吧喊一声,有没有想赚钱的?就会有一两个人跟出来。”王闯说。

  王闯在汽车租赁行业深耕多年,曾多次协助警方抓到过骗车团伙,目前是深圳一家专为汽车租赁公司提供风险防控服务的公司合伙人。

  他把骗车骗贷的产业链分解成了五个角色:枪手、联络者、中介、经销商、二抵公司。

  在网吧招呼人的,是联络者,那些跟着他们出来的,就会被养成枪手。

  “枪手”就是负责租车的人。

  没有稳定工作、没有稳定经济收入、受教育水平多在初中以下、有一项不良嗜好,多为 85 后、 90 后,是王闯总结出的枪手人群的四个特征。

  “比如说有好色的,有好赌的,有好毒的,或者是其他乱七八糟的,他肯定会有一项不良嗜好,哪怕是沉迷于网络。”王闯说。

  除了去网吧拉人之外,各种线上的QQ群、微信群、贴吧、论坛是联络者们发展枪手更为常用的途径。

  一个微信群里,有人在发布信用卡相关信息,以此来招徕潜在枪手。

  “他们会在网上发布各种各样的消息,类似于像骗银行贷款,办信用卡,个人贷款之类的,就是让你短时间之内可以获取很多的钱。”王闯介绍。

  这是一件并不难的事,联络者的“猎物们”大多都混迹网络,只要找到他们,就能投其所好。

  一家总部位于深圳的租车公司法务人员告诉一本财经,有的联络者会在网上论坛或者群里发布色情信息,吸引猎物过来。

  猎物一旦过来,就开始“养枪手”。

  赵晔曾经亲自“养过” 3 个枪手。

  “吃喝玩乐几天后,就能取得他的信任。”赵晔称,接下来就带着枪手去租车,说玩起来方便,谎称自己忘带身份证什么的,用他的身份信息租辆车,然后将车偷偷开走。

  有时候,赵晔也会采取威逼利诱的方式,比如带他去嫖娼喝酒,“然后欠下巨额的嫖资,强迫他去租车抵债。”

  多次和骗车者打过交道的石家庄租车行老板赵爽,还见过更直接的,“骗子在网上和枪手谈好价钱,租一辆奥迪给5000,然后到指定地点交车。”

  等真到了地方,会突然有人跑出来,把枪手打倒在地,骗子开车扬长而去,枪手则钱车两空,“他甚至连骗子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但并不是所有的枪手都是“傻白甜”,职业枪手在这个链条中同样存在。他们往往欠下高利贷,无力偿还,就铤而走险,走上骗车的道路。

  他们会在各种汽车抵押群里接活,以车价的10%作为报酬,去各个平台将车骗出来,然后交给上游的联络者。

  在王闯眼里,一个聪明的猎手,会同时控制四五个猎物。

  这些所谓的“枪手”,大都处于穷困潦倒的边缘,或困于黄赌毒的泥潭中,是极佳的猎物。

  而中介就如猎手,步步设套,将猎物掌握在股掌之间。

  这出骗车大戏,就此拉开帷幕。

  03 骗车

  枪手来了,一场紧张的较量才刚刚开始。

  枪手填写好资料,如果通过审核后,只需要支付一笔租车押金或很少的新车首付款,就能把车开走。

  “乐富车贷当时的风控规则太简单了。”杨超称,整个车贷业务部门,他们仅有 5 个人,当时只设置了两名风控人员,负责审核客户资料。

  而杨超,就负责“新车分期贷”的风控审核。

  “我们只看客户的两证一卡(身份证、驾驶证、银行卡),还会要求银行流水、工作证明和亲友电话。”杨超称。

  一般是,枪手会提供真实的两证一卡,但银行流水、工作证明及亲友电话等,则由中介来负责伪造“包装”。

  杨超经手审核过的银行流水,“(假的)非常多,占了80%多。”

  “这种流水,其实已毫无含金量了。”赵晔称,他们找了几个专门制作假银行流水的公司,四大行、月流水 2 万的单子,半年价格是 280 元,一年价格为 360 元,且有“ 80 以上通过率”。

  某宝卖家提供给一本财经的伪造银行流水单,这样的店在某宝有很多。

  “伪造账单的工具,早进入3. 0 时代,完全可以以假乱真,很难察觉。”赵晔称。

  而工作证明更加简单。

  “我找个一个公司,可以批量制作工作证,一张的工本费只需要 10 元。”赵晔称整个事件周期只需要半天。

  而这个骗贷的过程中,内外勾结依然是难以回避的问题。

  “一些我们的销售,为了业绩,还帮着客户提供或者掩饰其假的银行流水。”杨超说,他们发现之后,去和销售说,“他还坚持是真的。”

  “但领导似乎对真假并不在意。”杨超称,为了加快业务规模,需要提交的银行流水时间跨度,从一年缩减到半年,电话审核也从同事、亲友,简化成只需打给亲属核实。

  为了急速冲量,风控部门越来越边缘化。

  “市面上所有的人都在往前冲,你不可能收缩。”杨超称,正是这种冲刺市场的心态,让车贷业务线,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失败收场的结局。

  枪手拿到车之后,精彩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赵晔会迅速寻找下家,将车处理变现。

  “但你不能马上不还款,要还一两期。”赵晔称,这么操作的方式,第一是为了留足时间处理车辆,第二是为了不让平台察觉是“骗车”,放松警惕。

  在贷后处理方式上,逾期和骗车,是完全不同性质的情况。

  客户有过还款记录,在国内目前法律界定模糊的情况下,大多数按经济纠纷处理,难以定性为诈骗。

  乐富车贷正是如此的遭遇,“前几个月还都会还”,到第四个月,逾期立马上升,集中爆发。

  据杨超估计,一期不还“纯骗车”的比例在10%左右,30%-40%的人是还几期后不还,而70%以上,都出现了逾期或不还款的现象。

  如此估算,乐富车贷放出 1 亿左右的贷款量,无法收回的至少在 5000 万以上。

  04 二抵

  “这些赃车都销往哪里?全都是二抵公司。”赵晔称。

  “目前汽车金融领域最大的难题是什么?”

  “二抵公司。”微贷网创始人姚宏面对一本财经的采访时称。

  据多位车贷行业的资深人士透露,目前,山东、河南、河北、江苏等地,是二抵公司最猖獗的地区。

  什么叫二抵?

  客户将车抵押给借款平台之后,通常会装上GPS后,可以再次开走;但他们可能为了更多的钱,将车再次抵押给其他的借款平台,这就是所谓的“二抵”。

  那些骗来的车辆,绝大多数都被中介卖给了二抵公司,获得变现。

  赵晔称,他拿到车之后,就会开始找关系好的“二抵公司”,开始销赃。

  一个微信群内,专营抵押车的人在发消息收车。

  如果是个人车辆,目前市面上的行情是,二抵公司会以车实际价值的30%购买。

  经过一段“时间沉淀”后,二抵公司再以50%的价格,卖到市面上去,赚取20%的差价。

  如果是公司牌照的车辆,处理流程就变得有意思多了。

  抵押公司会收购一套二手事故车的手续,把汽车原有的标识号码磨去后,直接给偷来的车来一次彻底的“改头换面”。

  “一套完整的手续,只要 1500 元。”在连云港专做造假手续的小冰称。

  这个完整套装,包括“大架号、发动机号、铭牌、玻璃码、车牌、登记证书、行驶证、年检贴、环保贴、保险贴、购置”在内共 11 项的全套汽车套号手续。

  这套手续,“自有设备完全可以造出来,和真的几乎一样。”

  “因为是套牌车,所以一般二抵公司只愿意付车原价的20%来购买。”小冰称。

  小冰在朋友圈叫卖套牌手续和银行流水。

  “车越高端,赚得越多。”赵晔称,比如 30 万的一辆车,枪手能拿到10%,也就是 3 万;中介能拿到20%,到手 6 万;二抵公司最后卖掉车,也能赚 6 万。

  一辆车的利润,被产业链上的所有人分割殆尽。

  “一个团伙作案,只需要三五天的时间,从北京、路过石家庄、邯郸,再转入山东,一路骗下来,最后能把十多辆车开到江苏,进入抵押市场处理掉。”王闯说。

  “最赚的一次,我们利用 3 个枪手,游走在多个城市,骗出来十几辆车,转手就赚了百万。”赵晔称,这是一门暴富生意,“在这个圈子混,拼的就是胆子大,下手狠”。

  赵晔说,这个圈子都是亡命之徒。

  故事,还并未结束。

  05 追车

  “一抵、二抵,现在三抵、四抵都开始出现了。”赵晔称,整个车贷江湖,开始变得越来越黑暗混乱。

  一般车到了二抵公司手里,他们会迅速把CPS的信号屏蔽器放到车上,或者直接将GPS拆除。

  此时,车辆信号消失,难觅踪迹。

  有些更高明的二抵公司,还会为赃车“买一套事故车的手续”,原先的车辆就人间蒸发了。

  即使找到了车,收车人还要面临一场恶战。

  “二抵公司一般都是在当地有一定实力的”,曾在海南从二抵公司手里收回 31 台被骗车辆的张力告诉一本财经。

  收车人和二抵公司之间,就不得不面临残酷的终极之战——抢车。

  “在这个江湖里,抢车大战无法回避,且经常有过激事件,刀光剑影那是常事。”赵晔称。

  在郑州,催收员罗天成就曾遭遇过一场恶战。

  “客户将GPS拆除,拿车去二次抵押了,我们跟踪了好几天才找到车。”罗天成说,他们一行三人,组成一个收车小分队,准备将车偷偷开走。

  “刚走进车,就看到客户带着二抵公司十几个人围了上来,还拿着砍刀。”罗天成 3 人吓得赶紧往车里钻。

  对方将车团团围住,拼命敲玻璃,扬着砍刀叫嚣着让他们下来。

  “下去就死定了。”罗天成一行知道,只能杀出一条血路。

  他们启动车辆,几次试图开动,但对方死都不让。

  “僵持了 20 分钟,最后我们冲出去了,但也撞伤了他们的人,整个过程太血腥、太残酷了。”这之后,罗天成再也不敢去收车。

  “追车就是一场生死战。”信租会的CEO百晓生称。

  他们曾经派出十辆车,在高速路上上演惊魂追车战,两头围堵,才将被骗的车辆逼停;

  他们也曾在广西边境拦过即将逃离到老挝的一辆路虎,“差 10 分钟就要出境了”;

  他们还曾动员近 30 人,翻入围墙,动用大吊车,才将被骗车辆从二抵公司的院子里“吊”出来。

  2017 年 5 月,河南郑州郊区,租车公司用吊车将被困于二抵公司的车辆追回。

  而双方,经常有紧张对峙的时候,“一旦动手,就很被动,可能收车就被定义为抢劫。”为此,信租会每次都会给收车人员上保险。

  “收车员实在是一个高危职业。”罗天成称,收车员恐怕是催收行业中,最危险的工种。

  车贷江湖几时休?

  这其中,有黑暗链条的无孔不入,但也有汽车金融为了急速冲量,放松前端风控的问题。

  像乐富车贷这样的轻言上阵者太多,才导致这条黑暗产业链的极度繁荣。

  车贷江湖,恐怕不能只靠暴力的催收和收车。

  只有收紧入口,控制前端风险,才能斩断这条产业链的源头……

  (稿源:一本财经 应受访者的要求,文中部分人名为化名)



  





上一篇:人民银行条码支付业务规范开始实施,我扫你变你扫我
下一篇:骗子用奥巴马身份证冒充用户办卡,涉事银行安全待加强


    站群用户中心——私密分区综合版全新上线,集成用户实名认证、举报投诉和在线秘藏功能,允许用户自助加挂“账号安全锁”,让资料积分安全可控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