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潮主页

本站群第一用户的自助个性形象广告:欢迎访问我的动态融合站点!
节点编码:SDC-5481
查看: 527|回复: 1

一抓到底正风纪,整治秦岭违建拍成了专题片大有深意

[复制链接]

2216

主题

2498

帖子

8万

工分

网站总编

现居住地
北京市 朝阳区
在线时间
6204 小时
相册图集
1
好友人数
6
听众人数
5
收听人数
4

诚信守法宣誓热心助人会员站群推广达人站群宣传达人亮牌争创会员志愿联盟行动撰稿人通讯员站群巡视督察


【自我介绍】为您提供站群使用参考示例,引导用户事业迈向成功。本栏长度限256字符以内。

本站群第一用户 手机认证 银行认证 单位认证 发表于 2019-1-10 20:23: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为了一部40多分钟的专题片,在世界杯结束半年多之后,岛叔再一次打开了家里的电视,准时守候晚上八点黄金档——

  《一抓到底正风纪——秦岭北麓违建别墅整治始末》。

一抓到底正风纪,整治秦岭违建拍成了专题片大有深意

一抓到底正风纪,整治秦岭违建拍成了专题片大有深意

  去年7月起,“秦岭别墅拆违”就一直是媒体热词。四个月后,这种热度达到高峰——中办、国办就秦岭别墅事件发出通报,通报的标题中措辞严厉:“陕西省委、西安市委严重违反政治纪律”。

  就此事牵出的人事变动,媒体报道或许会给许多关注时政的岛友留下印象——

  陕西省委原常委、秘书长钱引安落马;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魏民洲落马,后因受贿罪被判无期徒刑;西安市委原副书记、西安市原市长上官吉庆被处以留党察看两年处分,降为副厅级非领导职务……

  这么一件大事,其查处、整治始末被拍成了专题电视片,当然值得关注。虽然片子并不算太长,信息量却相当之丰满。

  比如,习近平总书记为何在4年时间内、先后6次就这么一件地方上的事情作出批示指示;

  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面对镜头检讨,“深感自责、内疚、惭愧”,要“知错改错、知耻后勇”;

  总书记交办的事情在省市县三级究竟如何层层空转、空喊口号不落实,当事人回忆来龙去脉,落马官员亲承自己应当承担的责任;

  中央派出的专项整治工作组领导同志给事件“定性”下判断,“违建别墅是表象,不讲政治是根本”……

  没错,表面上是违规建筑,进一步是破坏生态,深挖一步有权钱交易,再往前一步就是不讲政治、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明摆着的问题得不到处理,同一问题竟让总书记作出6次批示指示,最终要由最高纪检部门派驻敦促整治,由中纪委副书记、国监委副主任坐阵督察。

  一桩经济社会违法案件,变成了一则颇具政治意味的案例样本。解读起来,意味就丰富多了。

  秦岭违建别墅,说起来是一桩“历史问题”。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它的时间跨度实在是有点久。根据岛叔的小伙伴“经济ke”调查,20年前,这是一种自发行为,一些城里人赚了钱,到农村买地盖别墅。虽然在农村买宅基地不合法,但是执法不严,慢慢也就多了。

  到了2002年前后,就有开发商开始参与别墅建设,成为一种商业开发行为。当时西安市普通商品房一平米800多人民币,一栋别墅就能卖到两三百万。显然,这不是给普通老百姓盖的。

  虽然在之后的十几年内,陕西省、西安市多次出台相关条例,要求严控乃至禁止在秦岭开发房地产,但地方政府依然在大力招商,最终演变成以“文旅项目”走手续、实则大肆开发房地产的行为。

  用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的话说,“通过市、区、县、规划、国土部门一路放水,逐渐把旅游项目演变成为房产和别墅项目。”——所以,即便看上去手续证照齐全,这批别墅绝大多数仍是违章建筑。

  2014年5月,习近平第一次就秦岭北麓西安段圈地建别墅问题作出批示,要求陕西省委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关注此事。

  但在陕西省市县三级,这份批示在传达落实的过程中层层空转。

  专题片提到,“时任陕西省委主要领导”没有召开省委常委会传达学习,也没有进行专题研究,简单批示了事;“时任省政府主要领导”也只是“进行了圈阅”。到了西安市,时任市长也只是在常务会间隙,将属地两名区县领导叫到走廊,简单口头布置。

  20天后,成立的“秦岭北麓违建整治调查小组”,级别很低,“一位退居二线的市政府咨询员担任组长”;该组长对镜头说,“所有参加我小组的(成员)都是副手”。

  换言之,对总书记的批示,陕西三级党委政府重视程度不够,配的资源也不够。这就埋下了4年内该事件拖而不解、禁而不绝的根子。

  中纪委副书记、国监委副主任徐令义是中央派出的专项整治工作小组组长。在坐镇陕西的时间内,经过调查,他做出了这样一番结论:

  “一些领导干部,也没有到过违建别墅的现场搞调查研究,对发生在眼皮底下的严重问题全然不知,有的还弄虚作假,真是形式主义害死人;官僚主义的作风,也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

  这番话话句句有所指。

  比如,2014年陕西省、西安市第一次布置秦岭别墅拆违整治,西安市摸出的底数是“202栋”,陕西省照单全收将材料报告中央,并且短时间后再次汇报“违建别墅已经整治完毕”。

  事后看,这是相当讽刺的——最终整治的违建别墅数量达到1194栋,一直到2018年下旬才拆除、没收、复绿完毕。

  一开始接到总书记批示就没当回事儿,没有一把手亲自挂帅、专题研究、专项部署落实,后面的“层层衰减”就更厉害。

  于是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摸底的数就不清楚,排除了大量违建别墅;两级党委对这个数也没有核查;究竟拆没拆,反正下面报上来的材料说拆了,就报给中央;并且在当地主要党报上高调刊文,“问题已经得到了彻底整治”。

  每一个环节里都是弄虚作假、高喊口号,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中央专项整治小组副组长陈章永说,“西安市民明明看到在秦岭山脚下,大量的违建别墅正在搞建设;明明看到在电视里、在马路边,大量的别墅广告正在搞促销,而当时西安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在媒体上宣传‘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建别墅问题已经得到了彻底整治’”,“严重损害了党委政府的形象和公信力”。

  的确,总书记批示交办的事情都能这样弄虚作假、敷衍了事,同时还可以在主流媒体上高调表态,用的词都极其高大上,平时的工作作风可见一斑。

  “对问题视而不见、搞整改避重就轻、摆功绩夸大其词,省市的做法,使得区县更加胆大妄为,户县、长安区甚至将别墅建设当成年度重点项目大力推进,产生边整治、边违建、禁而不绝的破窗效应。省市的做法,也让一些干部趁机把官商勾结的盖子捂得严严实实。 ”

  片中这段解说词,道出秦岭违建别墅长期存在、久拖不决的根源。

  官场内,“上梁不正下梁歪”,正所谓“破窗效应”、“层层衰减”;更重要的是,这样眼皮子底下的事情大行其道,一些干部与开发商官商勾结、权钱交易,或者心里存着小九九、明哲保身,都是更深层次的根源——“违建别墅群安然盘踞的根源,不仅在巍巍秦岭脚下,更在某些官员的私欲里。”

  据经济ke在陕西调查,七八年前,当地改变土地定制的事情经常发生,甚至“疯狂”。

  “明明是一块工业用地,80万元一亩拿的,但如果拿地的开发商是关系户,他交一点土地出让金,比如说,如果是200万元,补交120万元,把土地性质变成了住宅用地,然后把地转给大开发商,价格可能就是500万元了。钱赚了,土地性质变了,一亩地利润就是几百万元。”

  土地性质变更不是小事,究竟如何一路绿灯?曾经在当地从事房地产开发的商人表示,“土地变性通常涉及到利益输送。过去给领导送现金、黄金,后来一般就送房子了。外头一平方米卖两万,他卖给领导只有3000,还装修好了。”

  在西安当地官场人士看来,此番秦岭拆违由中纪委来办,就是动真格了。“不是仅仅拆一个房子,而是要追责、要抓一批人,当初在山坡下,水电网等配套设施是怎么建过去的?”一位参与拆违工作的干部说,“这些别墅项目很多都是五证齐全,怎么办下来的?”

  于是,就有了一连串的落马官员。片中出镜的有户县原县长、西安市秦岭办原主任二人,忏悔都一样,“拿了别人的钱,就要给别人办事”。

  有利益交换的官员促成违建,有高举轻放走过场的领导客观“掩护”,也有“明哲保身”的官员不愿担责。

  受到留党察看和降级处分的原西安市长上官吉庆就说,“这些问题延续这么些年了,背后肯定有这样那样复杂的人际关系。要拆这个别墅,肯定要伤害某些人的利益。人家都多少年了,这些问题都存在下来了,你能把这个问题能解决到一个什么程度?当然我也觉得这些事情是在我之前的事情,新官怕理旧帐。”

  “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这是毛泽东1957年访问苏联时的一番话。

  1991年,时任福州市委书记的习近平也说过一番话:“我个人有个习惯,就是不说则已,说了就要过问到底,否则说的话就是废话,不如不说。不要去浪费别人的时间,浪费自己的脑细胞。既然想到这件事,提出这件事,就要办成这件事,办好这件事。”

  前两次批示,习近平的关注点更多还在“此类破坏生态文明的问题”;看到问题久拖不决,习近平第六次的批示耐人寻味:“首先从政治纪律查起,彻底查处整而未治、阳奉阴违、禁而不绝的问题。”

  徐令义说,“这次专项整治,的确取得了良好的政治效果、纪法效果和社会效果。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批示,产生了强大的政治威力。”“对存在的问题,始终扭住不放 、一抓到底,不解决问题、绝不放手。我认为这是习近平总书记鲜明的执政风格,也是全面从严治党之所以成效卓着的最根本的原因。”

  如前所述,一桩经济社会案件,暴露出来治党宽松软、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作风顽疾,以及违反政治纪律、政治规矩的根子。如徐令义所言,“政治纪律、政治规矩是具体的,是以人和事构成的。主要是看行动、看效果,而不是光看表态,更不能空喊口号。”

  办好中国的事,关键在党。这个党怎么样,决定着小到具体事件、大到国家前途的各种事务。做得怎么样,是认真落实还是阳奉阴违,老百姓都能看得见,如日食月食那样昭然,盖是盖不住的。“认真”二字看似不过迂阔道理,实际操作中体现在每一个细节。

  将典型案件通报全党、并拍成专题片放映全国,其间的警示、告诫和决心意义,再明显不过。正如片尾解说词说的那样——

  “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不是空喊口号,而是重在落实、令行禁止,在贯彻执行中央决策部署上不打折扣、不搞变通。实事求是,不图虚名,不务虚功,以钉钉子精神将全面从严治党引向深入。”

  挺值得多看几遍。(澎湃新闻 公子无忌/侠客岛 编辑 周玉华)



  


楼主新帖、作者责任与用户须知
    作者责任与用户须知:帖文作者作为“第一责任人”对其所发信息的真实性、正当性、合法性负首要责任。具体内容并不代表已经获得本站查验认同,而是交于网友进行最终的点评判断和共同参与整体长效治理。若涉及侵权请首先联系作者删改处理,也可通过本站进行举报投诉。


    个性签名可以是实名全民或用户名的补充、解释、提示等,最长32汉字。
 楼主| 本站群第一用户 手机认证 银行认证 单位认证 发表于 2019-1-10 20:29:44 | 显示全部楼层

虚假整治却高调表态完成,整治秦岭违建陕西大打折扣


本站群第一用户 发表于 2019-1-10 20:23
  为了一部40多分钟的专题片,在世界杯结束半年多之后,岛叔再一次打开了家里的电视,准时守候晚上八点黄 ...

  2018年8月8日,西安市鄠邑区“西安院子”,建好的别墅群后是正在建的工地。别墅群的一小角已经被拆,被拆处停着一辆挖掘机。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1月9日,央视播放节目《一抓到底正风纪——秦岭违建整治始末》,发布“秦岭违建别墅拆除”调查情况。

  节目内容显示,2014年5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对秦岭违建问题作出重要批示后,西安当地时隔20多天后才成立调查小组。调查小组清查出违建别墅数量为202栋,但实际上,违建别墅远远超过这个数字。整治也存在虚假整治,只有部分进行了处置。

虚假整治却高调表态完成,整治秦岭违建陕西大打折扣

虚假整治却高调表态完成,整治秦岭违建陕西大打折扣

  2015年2月到2018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又作过三次重要批示指示,但陕西省委仍没有重视,甚至出现边整治边违建的破窗效应,以及官商勾结权钱交易。

  2018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再作重要批示指示。中央指派以中纪委副书记、国家监委副主任徐令义为组长的专项整治工作组入驻陕西。

  行动清查出1194栋违建别墅并进行拆除,所在土地复绿复耕。有多名干部被处分。

  收到批示20多天后才成立调查小组

  2014年3月,秦岭违建别墅破坏生态环境情况再次被媒体曝光。2014年5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就秦岭北麓西安段圈地建别墅问题作出重要批示,要求陕西省委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关注此事。

  2014年5月15日,陕西省委办公厅收到重要批示后,时任陕西省委主要领导没有在省委常委会上进行传达学习,也没有进行专题研究,只是简单地批示省委督察室会同西安市委尽快查清、向中央报送材料。时任省政府主要领导也只是进行了圈阅。

  2014年5月17日,时任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批转时任西安市市长董军阅处后,董军也只是在5月19日市政府常务会的会议间隙,将长安区、户县等区县领导召集到会议室外的走廊,简单作了口头布置。董军在随后召开的市政府常务会上也没有传达和学习重要批示,以至于参会的时任常务副市长岳华峰直到一个月后才听说这件事。

  西安市委市政府对此也没有进行重视。西安市直到20多天后的6月10日,才成立“秦岭北麓违建整治调查小组”,由一位退居二线的市政府咨询员担任组长。

  时任组长乔征称,在开展工作时,如果要动用西安的所有政治资源、人力资源,他这个职务级别做不到。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八监督检查室主任、中央专项整治工作组副组长陈章永分析,西安市成立这样的工作组,是完成不了整治任务的;另一方面,西安市的做法也违反党内政治规矩。党内最基本的政治规矩之一是,对总书记的重要批示,主要领导应该亲力亲为,但事实上,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和西安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都没有按规矩和要求执行。

  虚假整治却高调表态工作完成

  据悉,调查小组用时1个月对违建别墅进行清查,2014年7月向市里反馈数量共计202栋。但实际上,乔征本人没有对数据做核查。陕西省委也未对数据进行核查,“202栋”的数据沿用了4年,直到2018年7月中央派出工作组专项整治才被更正。

  虽然陕西省委在2014年8月向党中央报告说,秦岭违建别墅的数量已经查清。但习近平总书记在当年的10月13日又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务必高度重视,以坚决的态度予以整治,以实际行动遏止此类破坏生态文明的问题蔓延扩散”。

  此时,陕西省委、西安市委仍然没有重视。时任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将调查小组升格为调查处置组,由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岳华峰担任组长。

  对此,岳华峰表示,当时很意外,这个任命其实事前没有和他商量,而他当时也明确和魏民洲说,这是总书记亲自批示的事,是一个重大的政治任务,应该由他来当组长。因为一般一把手不挂帅,大家就会觉得这个工作没那么重要。

  2014年11月14日,西安市委向陕西省委报告称,202栋违建已全部处置到位,其中拆除145栋,没收57栋。

  中央专项整治工作组发现,整治实际上只进行了部分处置:号称全部拆除的别墅中有17栋拆除不彻底;号称没收的有47栋一直未履行任何实质性收归国有手续,只是在门上贴了封条。

  虽然整治不彻底,但这并不影响当时的西安市主要领导在《陕西日报》联合发表署名文章,宣称“积极作为、勇于担当……违法建筑整治工作全部完成”。

  边整治边违建 官商勾结权钱交易

  2015年2月到2018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又作过三次重要批示指示。其中,2016年2月,在对祁连山自然保护区和木里矿区生态环境综合整治作重要批示中,专门提到秦岭北麓西安境内圈地建别墅问题,并且强调“对此类问题,就要扭住不放、一抓到底,不彻底解决、绝不放手”。

  但是,陕西省委并没有全面理解总书记此次重要批示指示精神。2015年2月到2018年7月,近三年半时间里,陕西省委省政府共召开近300次会议,没有一次专门研究怎样做到“不彻底解决、绝不放手”。

  时任陕西省委秘书长的刘小燕说,由于认为秦岭北麓202栋违建别墅的清理整治任务已完成,违建别墅这一问题实际上没有被作为一项专项重点的工作去落实。

  时任西安市市长的上官吉庆说,贯彻总书记2016年批示时,他仅从巩固成果这个角度看待,并未重新、全面审视。

  因省市对问题视而不见、搞整改避重就轻、摆功绩夸大其词,下面的户县、长安区将别墅建设当成年度重点项目大力推进,产生边整治、边违建、禁而不绝的破窗效应,一些领导干部和管理部门干部趁机掩盖与开发商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行为。

  2018年11月,被查的户县县长张永潮交代,自己在此事中收了贿赂。他承认,因陕西省和西安市对违建别墅清查整治走过场,让他在当时侥幸过关。

  中央工作组发现,2014年对202栋违建别墅整治之后,秦岭北麓仍然不断出现违规新建别墅达六百余栋之多。

  陈章永称,秦岭别墅事件背后,存在更重要的问题,是管党治党方面宽松软。大量的违建别墅,成为一些干部腐败的重灾区,这是违建别墅清查不彻底、整而未治、禁而不绝的重要原因。

  上官吉庆称,他认为这些问题延续了多年未得到解决,背后肯定有复杂的人际关系,他考虑到要拆别墅,必然伤害某些人的利益,此外,他也觉得该事是其到任前的旧账。

  就这种行为,陈章永评论,新官不理旧账归结到底是政绩观的问题。“不愿担当、不敢担责。”

  复绿复耕 一些干部被立案调查

  2018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对秦岭违建别墅再作批示:“首先从政治纪律查起,彻底查处整而未治、阳奉阴违、禁而不绝的问题”。

  2018年7月下旬,中央专门派出专项整治工作组入驻陕西,与当地省、市、区三级政府联合开展针对秦岭违建别墅的整治行动。

  当时已就任陕西省委书记的胡和平称,他们深感自责、内疚、惭愧,要深刻反思、痛定思痛、痛下决心,知错改错、知耻后勇。

  2018年7月31日起,一场专项整治行动在秦岭北麓西安境内展开,违法建设别墅被一一查清拆除,所在土地复绿复耕。据悉,行动清查出1194栋违建别墅,其中依法拆除1185栋、依法没收9栋,网上流传甚广的支亮别墅(实为陈路)被全面拆除复绿。依法收回国有土地4557亩,退还集体土地3257亩,一些党员干部因违纪违法被立案调查。

  魏民洲2018年11月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2018年11月5日上官吉庆辞去西安市市长职务,受到留党察看两年处分,降为副厅级非领导职务。

  2018年11月,时任户县县长张永潮、时任西安市秦岭办主任和红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立案审查。

  当地村民称,此前的违建别墅区已栽树栽草,变成了公园,视线开阔,令人心情舒畅。“绿水青山多好啊。”

  (新京报记者 周世玲 张熙廷 据央视报道整理)



  

    个性签名可以是实名全民或用户名的补充、解释、提示等,最长32汉字。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QQ:659855885|时代潮 ( 本站状态处于开发和邀请部分网友用户测试中 )

GMT+8, 2019-6-26 00:3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