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音像

站群节点编码:SDC-5131
查看: 86|回复: 0

小众书坊主打诗歌书店逆市成长,中国书市迎接新诗纪

[复制链接]

1638

主题

1816

帖子

3万

工分

网站总编

现居住地
北京市 朝阳区
在线时间
4896 小时
相册图集
1
好友人数
6
听众人数
3
收听人数
2

诚信守法宣誓热心助人会员站群推广达人站群宣传达人志愿联盟行动站群巡视督察亮牌争创会员撰稿人通讯员


【自我介绍】为您提供站群使用参考示例,引导用户事业迈向成功。本栏长度限256字符以内。

本站群第一用户 手机认证 银行认证 单位认证 发表于 2018-4-23 09:54: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众书坊的经营状况比预期好,创办人彭明榜认为,书店运营良好靠的是诗歌出版业的支撑。“诗人和诗歌读者再小众,中国毕竟是个诗歌的国度,绝对人数也是个不小的数字,选题、装帧设计、材料等做好了,书做好了,钱也就挣到了。”

  “竹荫浓了竹枝蝉。犬声单。鸟声弯。笑说乡婆,山色拌湖鲜。先煮村烟三二缕,来宴我,客饥餐。种红栽绿自悠然……”

  北京春日的午后,在南锣鼓巷深处一家名为小众书坊的书店里,传出阵阵抑扬顿挫的吟诵声,诗人与诗歌爱好者在古诗词朗诵会中分享诗境中乡情和亲近自然的喜悦。

  在很多中国实体书店经营困难的现状下,这家主打诗歌的书店去年逆市开张。

  在今天世界读书日到来之际,《联合早报》记者日前走访了小众书坊,其创办人、中国诗词资深出版人彭明榜对本报坦言,诗歌书店并不比一般书店更易生存:“诗歌读者比其他文学门类读者更少,销售会更难。”

小众书坊主打诗歌书店逆市成长,中国书市迎接新诗纪

小众书坊主打诗歌书店逆市成长,中国书市迎接新诗纪

  创办人彭明榜认为,诗歌在当下的中国,仅是小部分人对精神栖所的追求和表达,虽然也涌现出优秀的诗人和诗作,但整体上很难有超出圈子的文化影响力。(孟丹丹摄)

  不过,小众书坊的经营状况比预期好。彭明榜认为,书店运营良好靠的是诗歌出版业的支撑。他说:“诗人和诗歌读者再小众,中国毕竟是个诗歌的国度,绝对人数也是个不小的数字,选题、装帧设计、材料等做好了,书做好了,钱也就挣到了。”过去10个月,小众书坊已出版近50本诗集。

  坐落在四合院里的小众书坊,在空间布局上没有一般书店满满当当的逼仄感。一整面三四个人高的开放式书墙,码放着古今中外各个时期的经典诗集。专门陈列签名书的展柜里,有中国当代诗坛领军诗人、农民诗人以及90后新星等各种诗作;诺贝尔文学奖热门人选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的签名诗集也赫然在目。书店的另一半空间则足够容纳数十人的沙龙聚会。

  业界视为诗歌复苏风向标

  业内人士对诗歌出版市场的前景看好,在一定程度上算是诗歌在中国复苏的风向标。

  青年诗人、中国国家级刊物《诗刊》的古诗词编辑韦树定对本报说,近些年诗歌自媒体以及各种诗歌大赛不断涌现,有的比赛还提供丰厚奖金,一批喜爱写诗的年轻人得以从中脱颖而出。他认为,比起经历过文化断层的前一代人,在网络世界中成长的80后、90后会在古诗词写作上更有优势,也会青出于蓝胜于蓝。

  在官方大力推动传统文化复兴的背景下,近两年兴起的各类文化节目,也重燃了许多民众对诗歌的兴趣。

  2016年中央电视台推出的《中国诗词大会》引爆了民众对诗词的热情。从该节目第二季杀出重围夺冠的16岁才女武亦姝,到第三季战胜北大硕士折桂的杭州快递小哥雷海为,每季涌现的诗词奇才都在社会上掀起新一轮的诗歌热。

  在《中国诗词大会》带动下,各地电视台诗歌类节目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推动民众重温诗词经典,分享古诗之美。

  北京人大附中语文教师呼全胜对本报说,中国诗词大会激发了学生写诗的兴趣。“他们对同龄人或学长出口成章心生羡慕,家长也希望孩子学写古诗词,但是苦于没有合适的老师。”

  去年,提升古诗文在中小学教材中的篇幅比例,也作为全面复兴传统文化贯穿于国民教育之中。据报道,中小学教材实行全国统一后,小学课本的古诗文增幅达八成。

  网络引发全民创作热潮

  “互联网+”也同样推波助澜地搅动了诗歌界。网络制造出余秀华等草根诗人走红、海子纪念日朋友圈刷屏悼念等现象级事件。2016年一句“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的诗文征集微博引发全民创作热潮,短短三天引来2.3万评论,300多万阅读量。更有业者呼吁以诗歌雅文化抵御对抗互联网流行语言的粗鄙。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诗歌热在1980年代达到巅峰后,90年代开始衰落。如今,1980年代“人人读诗,人人写诗”的盛况似乎有重现之势。

  不过,彭明榜对这轮诗歌“复兴”并不看好。他说,当下诗歌复兴的背景,已由所有国人都充满理想和真诚的时代,变成物欲横流的时代,“诗歌仅是小部分人对精神栖所的追求和表达,借由微信等新媒体放大成一种泛滥的分行文字的狂欢”。

  他认为,虽然现在也涌现出优秀的诗人和诗作,但整体上,很难超出圈子的文化影响力。“令人眼花缭乱的诗歌活动和事件,只让人看到了诗歌的热闹,和诗歌本身关系不大,尤其和产生好诗作,好诗人关系不大。”

  中国诗歌的黄金时代或已远去,但80年代诗歌热的影响并未消退。彭明榜说,中国诗坛(新诗)中的领军人物是60后们,而80年代正好是他们的青春年代,“他们中有更多的诗歌爱好者,也有更多对诗歌的真诚”。

  中国从浪漫的理想主义进入务实的市场经济时代,商界英才早已代替诗人成为新时代的楷模。但诗歌不仅是文学皇冠上的明珠,也是很多人的精神慰藉,它不会被各种时兴文化所淹没。(孟丹丹)



  





上一篇:实体书店突然又活过来了,曾经的新华书店或将迎来春天


    站群用户中心——私密分区综合版全新上线,集成用户实名认证、举报投诉和在线秘藏功能,允许用户自助加挂“账号安全锁”,让资料积分安全可控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