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潮主页

本站群第一用户的自助个性形象广告:欢迎访问我的动态融合站点!
站群节点编码:SDC-5164
查看: 60|回复: 0

国内最大艺术区宋庄:艺术作品遇寒流艺术家正沦为乞丐

[复制链接]

1637

主题

1815

帖子

3万

工分

网站总编

现居住地
北京市 朝阳区
在线时间
4889 小时
相册图集
1
好友人数
6
听众人数
3
收听人数
2

诚信守法宣誓热心助人会员站群推广达人站群宣传达人志愿联盟行动站群巡视督察亮牌争创会员撰稿人通讯员


【自我介绍】为您提供站群使用参考示例,引导用户事业迈向成功。本栏长度限256字符以内。

本站群第一用户 手机认证 银行认证 单位认证 发表于 2018-5-22 10:43: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年来,无论是在拍卖会,还是画廊,当代艺术作品都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寒流”,有的艺术从业者的生活陷入了类似股市崩盘、楼市泡沫破灭之后的窘境,而有些人的生存状态却一直与市场好坏没有多少关系。在国内最大的艺术区宋庄,艺术家、从业者们在那里的各种日益激烈的矛盾和困惑成为焦点话题,也为当下艺术圈生存现状提供了典型案例。

国内最大艺术区宋庄:艺术作品遇寒流艺术家正沦为乞丐

国内最大艺术区宋庄:艺术作品遇寒流艺术家正沦为乞丐


  1、小树林里的展览

  画家任重远从山东青岛一路追梦,辗转两三个村子后,2007年在宋庄北寺村租房定居下来。他一直在创作油画,后来又喜欢上了水墨,“想吃红烧肉的感觉。”任重远说,这跟艺术市场变化没有关系。

  任重远一直对参加美术馆机构的展览不太“上心”,因为他个性自由率真,他喜欢画画随心所欲,不愿受条条框框的约束,而且他觉得现在的一些展览也没有意思,很多作品都是重复的面孔,“不用见人就知道这个作品是谁的了,没有新鲜感。”

  不积极地寻找机会,参加展览,在很多人眼中是自己把进入市场的大门给关闭了,但任重远觉得画画不是一种职业,只是生活的一种方式,买他画的人多数都是朋友圈子里的,一年能卖出几张就足以生活了。

  不过,最让任重远接受不了的是,“那个时候大家见面连‘吃了吗’都不问,直接问‘卖了吗’。”随着宋庄艺术区商业化的不断加剧,核心区小堡村的房租也水涨船高,一些边缘艺术家不得不搬离,来到了相对偏僻的北寺村,后来还有一些年轻的艺术爱好者也来到了那里。

国内最大艺术区宋庄:艺术作品遇寒流艺术家正沦为乞丐

国内最大艺术区宋庄:艺术作品遇寒流艺术家正沦为乞丐


  “我想真正能在一起交流艺术,而不是谈卖画,看看周围,看看大家每天都有什么变化。”从2011年开始,任重远和朋友们把自己的画挂在北寺村东小树林里举办展览,他们在树林里搭上帐篷,不论白天还是晚上,都有村民、朋友来看画或者喝酒聊天。

  “一开始我们还会挑选一下参展作品,后来就不做任何限制了,只要你的作品是认真在画,就可以来展览。”不过小树林展览也不是完全没有主题,展览名称定为《村落院落》,任重远说就是“自然”。

  后来他们又在北寺村联合租赁了一处用来展览的小院,每月租金5000元,“房租其实很模糊,有时我出,有时朋友赞助,反正现在还能维持运转。”其实这个被称为“行园”的展览空间,是一个80多平米的民房,但是任重远他们却不觉得逼仄。

  “我们的展览跟美术馆不一样,爱怎么挂都行,有一次我们举办了30人的展览,100多幅画也能挂起来。有人看中了哪幅也可以买,展出和买画都是自由的。”任重远说,但是“如果靠市场生存,就都得饿死了,因为买画人的审美和市场成熟度还不到”。

  2、自由摆摊计划

  到了周五下午,原来空旷的宋庄美术馆广场突然变得热闹起来,陶器、刺绣、家具、手工艺品等五花八门摆了一地,甚至还有蔬菜和烤肉卖,原来是宋庄跳蚤市场开市了,在市场一角还传来了清脆的打铁声,“铁匠”蔡小小就是这次宋庄跳蚤自由摆摊计划的发起人。

  来自云南的蔡小小美术专业毕业后,做过贸易,学过玉石雕刻,在一次偶然接触铁艺作品之后,便深深迷上了打铁,多年后终于在宋庄小堡村开了一家小小铁匠铺,执着地保留着原始村庄的一种面貌。

  据不完全统计,宋庄的常驻艺术家达6000多人,相关的艺术从业者估计也近一万人,然而蔡小小发现一些人在艺术创作之余,除了吃饭就是喝酒,好像没有更多与外界交流的场所,艺术画廊及美术馆的活动又太专业小众,每次活动都是一些圈内的老面孔互相打招呼,久而久之也就没有新鲜感了。

  “我想象中的宋庄应该是一个艺术、自由并充满活力的芳草地,然而我到宋庄两年了,看到更多的是高楼大厦,宽阔的马路,而艺术的鲜活力量却没能看到,所以我借助了宋庄美术馆这个艺术地标发起了‘宋庄跳蚤’艺术活动。”蔡小小说,他希望让艺术家和爱好者都能融入到这里,让更多的人看到艺术的魅力,并产生一些艺术品及纯手工艺品的交易。

  虽然在宋庄其他村子已经有了艺术集市,但蔡小小觉得跳蚤市场给人的感觉更鲜活更包容,可以有很多可能性。蔡小小没有到处张贴海报,让大家去口口相传,一开始只有很少人来跳蚤市场,后来人就越来越多了,有艺术家、音乐人、生意人、环卫工人、村民、路人等。这与他当初的设想基本相符,但艺术家参与的人数还是太少,他希望通过自身的行动带动艺术家们出来展示自己的才华。

  从闲置物品、铁器作品、搪瓷杯子到自家种植的无公害蔬菜,蔡小小每次去跳蚤市场卖的东西都不一样,第五次他去现场打铁,他想每次都能为大家呈现出一些别样的东西而不是一成不变的货品。

  在跳蚤集市上比较受欢迎的是一些新鲜的物品,例如从田里刚刚采摘回来的莲蓬,现场扎制的藏鞭,甚至是一对从德国回来的母女带去的首饰和小型版画,也有的人东西没有卖出去,干脆直接赠送了,就来玩一玩也很有趣。蔡小小认真总结说是形式和创意的保守导致销售的失败,跳蚤市场需要创意,哪怕是用路边捡的一根树枝亲手做成的实用小物件。

  一些宋庄的音乐人、乐队也来到跳蚤集市上唱歌,更有艺术家的行为艺术表演及小型艺术作品展示。“我想把宋庄艺术区的人们都带动起来,它就是一个大party,一个大舞台,每个人都可以在上面表演。”蔡小小希望大家都动起来,“别窝在自己的工作室,走出来晒晒太阳聊聊天,交流思想,出售作品这多好。”

  3、你是自己的艺术支持者

  当下能够活跃于艺术圈及艺术市场的艺术从业者,善于经营与艺术界各种显赫人物间的关系,还有周旋于开幕酒会、私人聚会等,再加上自身的努力, 他们的生存状态早已达到优越,拥有自己独立的工作室,有比较稳定的创作时间,他们的作品和生活似乎也成为了当下艺术圈的样板,但他们只是艺术群体中的一小部分。

  “目前宋庄的艺术从业者们面临的困难主要还是居住吃饭、购买画材等实际问题。”蔡小小认为学校的成功教育导致艺术家们毕业后好高骛远,都有一定要成为大师的不切实际想法,所以会产生现实和理想的巨大差距。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宋庄的艺术交易方式还是太陈旧和单一,很多特殊的艺术门类不能让人们认知。他们开设“宋庄跳蚤市场”也是希望给艺术家们多一个窗口出售自己的艺术作品,艺术家可以做一些原创小速写、小雕塑、小创意去进行交易,挣一些生活费和材料费,有了钱再做更大的作品。

  “一个艺术家朋友刚买了我一张画,5000元,我曾经也买过很多人的画,喜欢对方的画和人品,互相救急渡过难关。”画家老T说,“生存压力逼迫得有时让你没心情去画画,油画布、颜料都很贵,一年材料费也得六千元。”

  他觉得宋庄搞艺术的人成千上万,但真正的艺术家很少,不是住在宋庄就成为艺术家了,伪艺术家是讨市场喜欢的,什么画好卖就卖什么,真正的艺术家是不愿意被市场操控的,有自己独立的精神和个性。

  宋庄艺术家的现状也是艺术圈的关注话题,在3画廊负责人季晓枫认为,因为中国的艺术市场太大了,稍微有一点点市场影响的艺术家,他的生活就会很快变得优越起来,这对那些年轻的、还没有成名的艺术家刺激挺大。

  “如果画画不能养活自己,你干点别的,如果没有人来支持你的艺术,你必须做好准备,甚至不介意去餐馆端盘子,这是在一个常态社会,作为一个精神产品提供者所应做好的准备。”季晓枫说,现在40岁上下都可以定义为年轻艺术家,艺术创作和探索的道路还很长,需要很强的耐心和生存能力。如果找不到支持者,首先自己要成为自己的支持者。(书画相约)


  





上一篇:胡遵远诗两首:金寨十万英烈铸“两源”与清明有感


    站群用户中心——私密分区综合版全新上线,集成用户实名认证、举报投诉和在线秘藏功能,允许用户自助加挂“账号安全锁”,让资料积分安全可控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