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潮主页

本站群第一用户的自助个性形象广告:欢迎访问我的动态融合站点!
站群节点编码:SDC-5258
查看: 76|回复: 0

廖永和:流浪飘零十二年,一位西路军战士的流浪生涯

[复制链接]

1765

主题

2005

帖子

4万

工分

网站总编

现居住地
北京市 朝阳区
在线时间
5172 小时
相册图集
1
好友人数
6
听众人数
4
收听人数
2

诚信守法宣誓热心助人会员站群推广达人站群宣传达人志愿联盟行动站群巡视督察亮牌争创会员撰稿人通讯员


【自我介绍】为您提供站群使用参考示例,引导用户事业迈向成功。本栏长度限256字符以内。

本站群第一用户 手机认证 银行认证 单位认证 发表于 2018-8-13 03:2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廖永和:流浪飘零十二年,一位西路军战士的流浪生涯

廖永和:流浪飘零十二年,一位西路军战士的流浪生涯

  这位西路军战士叫廖永和,安徽金寨人,1916年12月出生,1929年12岁时就是一名儿童团员了,经常做一些站岗放哨的工作,1931年参加红军,1932年随部队离开大别山,1934年在四川苍溪县加入中国共产党。他担任过青年干事、连长、党支部书记,红三十军八十九师二六九团二营副营长、营长等职。

  大军西去兵如沙

  一九三二年十月,廖永和随红四方面军主力离开鄂豫皖苏区,西去川陕。后来,他们在长征途中三过雪山草地,历尽艰难曲折,一九三六年十月,总算到了陕北会宁。当时,廖永和任营长。

  一、二、四方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廖永和他们非常高兴,认为:在党中央、毛主席的领导下,大家可以集中力量去打蒋介石和日本了。可是,还不到一个星期,新的命令就下来了,上面要红四方面军去西渡黄河。于是,红三十军、九军、五军相继西渡。红四军、三十一军为敌所阻,未能西渡,后来在中央军委直接指挥下东进了。渡过黄河的红军,不久即改称西路军,分成三个梯队,向河西走廊进发。

  西路军面临的主要敌人是回族军阀马步芳等“五马”。西路军的将士们勇敢善战,打了不少胜仗,到十一月份,先后攻占了古浪、永昌、山丹等县城,不断地给敌人以重大的杀伤。但是,河西走廊自然条件对我军非常不利,北临长城之外的荒凉沙漠,南临终年积雪的祁连山脉,人烟稀少,又没有我党我军的工作基础。那一带气候寒冷,入冬后,我军依然是破衣草鞋,没有御寒装备。在频繁而又激烈的战斗中,粮食弹药极其缺乏,部队减员非常严重。一九三七年元月中旬,红五军在高台苦战九日,最终还是城池陷落,军长董振堂及以下三千余人大都壮烈牺牲。红三十军在永昌以东的三天战斗中,损失也很严重。尽管许多同志作战勇敢、临危不惧,涌现出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但是,到了三月份,渡河时的二万多人剰下来的已不足三千。

  在这种情况下,西路军余部分成三个支队分别行动,有的深入祁连山区打游击,廖永和所在的左支队,则奉命继续西进、向新疆转移。后来,廖永和在倪家营子战斗中,左腿负了伤,拄着棍子勉强行走。他们一行十二人、三支枪,由廖永和负责,沿着左支队的行军方向,在祁连山里向西进发。约有两个月,没有见到人烟。一路上没有吃的,只能拣一些兽皮兽骨、砸碎了煮一煮充饥。

  一九三七年五月的一天,他们十二人到了柴达木盆地的苏里,在一个小石洞里过夜。黎明前,他们中一位当过指导员的洪同志,也是安徽金寨人,起来烧开水,忽然发现洞外有人影移动。洪指导员拿起一支枪,说了声:“我去看看。”行约五十步,一声枪响,洪指导员倒在了地下。廖永和与一位班长立即各拿一支步枪,奋起抵抗。接着班长也牺牲了,廖永和的左腿被打断,当场昏了过去。

  指导员和班长的牺牲、廖永和身负重伤,都是游牧在柴达木的蒙古封建头人造成的。后来得知,走在廖永和他们前面的一个军部参谋被俘后,供出了后面还有十二个人、三支枪的消息。因此,廖永和他们受了损失。当廖永和昏迷过去的时候,蒙古头人拿去了三支枪,并搜查了他的全身,然后扬长而去。

  在同志们的精心护理下,八天以后,廖永和才慢慢地清醒过来。廖永和看了看周围的同志,想坐起来,但身子像散了架一样,左腿一阵剧痛,差点又晕了过去。他意识到自己的腿部负了伤,想继续赶路已经不可能了。为了不连累大家,便说:“你们别守我了,快找部队去吧!”大家表示要走一块儿走、要死一块儿死。他狠了狠心说:“干脆你们抬个石头把我压死算了,省得再挂念我!”大家要抬着他走,廖永和心想:同志们身体都比较虚弱,单身长途行军都很困难,哪能再增加负担呢?于是,廖永和就决定留下十四岁的小同志何建德陪伴自己,其余八人继续前进,去找党、找红军。同志们表示,如果不死,如果在近找到吃的东西,一定给廖永和他们送来。廖永和指定担任过护士长的胡传基(也是金家寨人)带队,并托他在条件可能的时候,给自己家里送个家信。同志们为廖永和找来许多散失在草地、石滩上的兽皮兽骨等可供充饥的东西,又弄来许多干草,为他重新做了一个“床铺”。分别时,他们心里都很难过,大家依依难舍、迟迟不愿离去。

廖永和:流浪飘零十二年,一位西路军战士的流浪生涯

廖永和:流浪飘零十二年,一位西路军战士的流浪生涯

  石洞栖身算作家

  廖永和他们在苏里石洞里住了四十多天。到了夏季,柴达木的风光美丽起来,牧草长、牛羊壮,山青水秀、景色宜人。但是,他却躺在干草铺上不能行动,根本没有心思去欣赏大自然的美景。一天,来了三个骑马的人,看一看他们就走了。于是在草原上就流传开“苏里石洞里住着两个人”的消息。

  又过了几天,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大娘,带着她十六岁的儿子到石洞来看廖永和他们,她会讲几句汉语,问廖永和是什么人的军队?到这儿来干什么?廖永和告诉她:我们是共产党的军队,是打蒋介石、打马步芳、马步青到这儿来的,部队受了损失、我们落难到这儿。坐了一会儿,廖永和看她没有什么恶意,便向她要些吃的东西。第二天,她的儿子又给廖永和他们送来了一些黄米、麦面和盐。

  半个月后,廖永和想试着行动,但是不成,伤势太重了。老大娘又派她的儿子和一位姑娘来告诉廖永和:头人要把陪伴廖永和的小何拉去做下人——奴隶。她们愿意把廖永和接到自己家去。在无可奈何、无力反抗的情况下,人们把廖永和抬上马,行约十多里,到了老大娘家。小何硬是被头人派来的打手拉走了。眼看着小何被强行拉走,廖永和心里十分难受!

  廖永和在老大娘家的帐篷——蒙古包外面住了两个多月后,拄着棍子能勉强行动了,他就替头人的管家放羊。他们早晚各给半碗炒面,吃不饱、饿不死。于是,廖永和早餐过后不久,肚子就饿了,盼着天黑吃晚餐。夜间,天冷风紧、饥寒交迫、长夜难熬,又盼着快些天亮。然而,天亮后,依然是痛苦的一天。断腿行动迟缓,跟不上肥壮的羊群,廖永和为此经常受到斥责,稍有不慎,管家的皮鞭就没头没脸地打来。他反抗,结果被打得更加厉害,有两次还被打得昏死过去。他怒火中烧,想给予报复,但又不能得手。他叫管家杀了他吧,管家不干;想自杀,又觉得自己受党教育多年,自杀就是懦弱、就是背叛。想来想去,廖永和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活下去、继续战斗。就这样,廖永和试图逃跑去找党、找红军,但是都没有成功。

  蒙古族的贫苦牧民是善良的、友好的。他们的生活也非常贫困,只有很少的几头牛羊,不足以维持生活,经常受到蒙古王爷、管家的剥削、蹂躏。他们对廖永和的身世非常同情,不断给他一些小的帮助,劝他坚强地活下去!一位老大爷还偷偷地告诉他,他的左腿就是管家开枪打断的。天长日久,廖永和逐渐地由听得懂蒙语到学会了蒙语,和贫苦的牧民们和睦相处,还能互通消息。

廖永和:流浪飘零十二年,一位西路军战士的流浪生涯

廖永和:流浪飘零十二年,一位西路军战士的流浪生涯

  塞外流浪十二载

  一九三九年的十月,廖永和所在的这个蒙古族小部落,自苏里向德令哈以西迁移,十多天后,到达一处草原。不多久,游牧的一批哈萨克族人也从西北方来到这里。先是相安无事,继而摩擦纠纷。一九四二年,蒙哈两族发生了武装冲突,伤亡严重,规模也越来越大。廖永和所在的那个蒙族小部落被冲散了。廖永和脱离了小部落,开始在草原上流浪,在蒙族老乡家放羊、做零工。

  一九四三年的二月,草原上风雪阵阵。在德令哈附近,廖永和遇到一位比他年轻的蒙族姑娘,名叫格民,她的父亲已经病故,哥哥在蒙哈民族武装冲突中被打死,母亲和妹妹又冲散了。她独自一人流落在草原给人帮工放牧,生活贫苦,受尽欺凌。同是天涯可怜人!都有一段不平常的经历。他们每次见面,彼此都非常关怀,相互倾诉着自己的遭遇,同情对方的不幸,言语投机、相见恨晚,久久不愿分离。阶级的友爱,把民族间的距离缩短、弥合了。一次,格民红着脸告诉廖永和:“我俩都是受苦人,心心相印,就住在一块吧!”廖永和听后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只是喃喃地一再表示谢意。很快,他们就结了婚,找了两块毡片、搭了个小帐篷,算是有了一个“家”。

  柴达木盆地,处于西口塞外,日夜温差大,无霜期短,生产条件很差,流浪的奴隶般的生活,更是痛苦不堪。廖永和他们仍旧穷得连一头牛羊也没有,仍旧靠卖工过日子,仍旧要到处流浪。他们有时挖个地窖、搭个篷子住下去,再挖一块地、种点青稞,弥补生活的不足。白天,他们夫妻俩辛勤地劳动,以求不饿肚皮。夜间,尤其是阴历月半月圆的夜晚,廖永和总是对着天空,呆呆地思念培育他成长的党,思念红军、思念父母,思念鄂豫皖苏区的家乡。月儿常圆,他盼望自己和党、和红军、和父母、和苏区的乡亲们也能团圆。格民察觉出丈夫的心思,便极力地安慰他、陪他流泪,倾诉衷肠。格民和他相依为命,真诚地互助互爱。一九四四年,他们有了第一个孩子,廖永和热切地期盼孩子能够成为一个对人民有益的人。有了孩子,就有了希望,廖永和怀着一定能够找到党、找到红军的信念,在妻子格民的帮助下,终于在西口塞外度过了艰苦难熬的十二年岁月。

  种子逢春又发芽

  一九四九年九月初,廖永和在德令哈听说青海来了解放军,把马步芳打跑了。解放军是什么样的军队呢?恰巧,有几个蒙族的头人要到湟中县塔尔寺拜佛,廖永和主动要求为他们拉骆驼。走了十八天,到了塔尔寺,听了解放军某团政委兼湟中县委书记在大会上的报告。廖永和感到非常痛心,由于在蒙族地区生活了十二年,他已经听不懂汉语、讲不好汉语了。团政委兼县委书记的报告,他只昕懂了减租减息一件事,还没听懂怎样减法。接着,解放军秧歌队出来做宣传演出,在一个节目里使用了镰刀斧头大红旗,廖永和猛地明白了:1929年在大别山闹革命,不就是高举着镰刀斧头的旗子吗?1934年入党,不就是站在镰刀斧头的旗帜下宣誓吗?解放军就是共产党的军队啊!

  廖永和马上找到县委书记,含着热泪诉说自己的经历,要求收留,可是讲了约三个小时,书记还是听不懂他的话、不明白他的意思。后来只好给他开了证明,把他介绍到西宁去找省军管会主任廖汉生。

  经过翻译,话是讲通了,可是因为没人证明,廖汉生也不能接收他。在场的人们都发现,廖永和的眼神里那一丝发亮的光彩黯淡了!是啊,他心里难过啊!他流着眼泪离开了军管会。他一步一回首、边走边回头,自叹命苦,自言自语地说:“我想党、盼党,可是,党来了又不认我。你们不要我,我只能回去当奴隶了!”这话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第二天,廖汉生就派人把他找了回去,让他进了干部训练班。原来,廖汉生是本着既严格审查,又热情关怀的精神处理这件事情的。经常饿肚子的人才能闻到米饭香,做过奴隶的人才能真正懂得自由的可贵。十二年的苦难生活终于结束了!廖永和获得了第二次生命、得到了第二次解放!

  一九五O年三月,廖永和在训练班里恢复了党的组织生活,重新回到了党的怀抱。这时,混进训练班的特务造谣破坏,说什么“马步芳快回来了”。一些立场不够坚定的新学员被吓得偷偷地离开了训练班。廖永和积极协助领导,经过周密调查,终于抓住了那个特务。

  五月,青海省都兰县成立,廖永和被调往都兰县工作,任德令哈区区长。这个区距县委机关驻地有四百多里,草原荒芜、人烟稀少,匪徒出没无常。廖永和同一个蒙族出身的文书,骑着两匹马到了德令哈。第二天,便有蒙族老乡报告说:从新疆来了一批土匪,前面的十九人,已经到达,叫准备粮草,说后面还有二三千人。他们给德令哈附近、海西的大王爷送了礼物。大王爷给了帐篷,给了牛羊等食品。廖永和得到情报的第二天,就派人与大王爷松安邦杰力联系。这个人很反动,摆架子、不接见。情况非常紧急!经过同贫苦牧民密商,廖永和便借大王爷的名义,“请”来了两个土匪头子。

  一见面,那两个家伙知道中了计,想退回去,可是巳经晚了。廖永和说:“我是把你们找来谈判的。”接着,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宣传党的政策,迫使这两个头子下令交出十二支步枪、一挺机枪、一支手枪、几十颗手榴弹和一些子弹。廖永和派两个老乡把这两个自称“连长”、“排长”的人送到县里。县里派来一个排的武装把余下的十七人也带走了,以后又转送到西宁。经审讯,这十九个人原来是在新疆搞叛乱的伪军残部。那两个头子不是什么连长、排长,而是叛军的师长、团长。说什么后面还有二三千人,全是骗人的假话,虚张声势罢了。这伙叛匪逃到柴达木,是为了勾结海西左盟监长、蒙古的大王爷松安邦杰力共同扩大叛乱的。瓦解了这伙匪徒,粉碎了这些民族败类的罪恶阴谋,就保住了海西各族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为此,上级党委还表彰了廖永和,称赞他为革命立了新功。

  解放后,廖永和长期工作与生活在少数民族地区,在海西蒙藏哈萨克自治州担任县长、县委书记等职。那位伴他养伤、被头人抓去当奴隶的小何同志,解放后,也在肃北蒙族自治县当了乡长,后来任副县长。

  新中国成立后,经过多次打听,廖永和得知家里的地址和父亲的下落。一九五四年冬,他回家乡探亲。他的家已由金寨关庙的大埠口搬到了汤家汇的竹畈村,他父亲和叔父还住在一起。冬天的太阳,显得格外温暖,故乡的山山水水更加吸引了他这个少小离家的游子。到了家门口,见到有十多个人正在向阳的墙边聊天、边晒太阳。廖永和就问;廖永春(他弟弟)家住在哪里?一位妇女误认为他是县里的工作队,原来她就是廖永和的嫂子,一九二九年参加过革命,现在是妇女代表。廖永和的小侄儿在一旁看出了眉目、搞懂了情况,就忙着喊:“四老(即四叔)回来了!四老回来了!”一阵叫喊,聚来的乡亲更多了。父亲出来看见廖永和,激动过度,当场昏过去了。姐姐来看他,没说话,也哭死了过去。原来,当年的护士长胡传基,自苏里石洞分别后,辗转回到了家乡,他向廖永和的父亲说了当时的情况,家里人都认为廖永和早已不在人世了。所以,后来当廖永和写信给父亲时,父亲还以为是哪位好心的同志冒名写信安慰他的呢。现在,亲人重逢、悲欢离合,既是伤心、更是喜悦,全家人尽情地放声大哭一场。

  廖永和经常对亲人和同志们说:在河西走廊,几乎是全军覆没,我在柴达木流浪飘零十二年,过着难以忍受的苦难生活。是共产党和毛主席解放了全中国、再次解放了我!(本文参考了廖永和口述、顾旭整理的回忆文章 收集整理者:胡遵远)



  


楼主热帖



上一篇:国际共产主义战士白求恩的事迹是如何传播到海外的
下一篇:清末,为何大批食君之禄体制的既得利益者选择叛清?


    本站群进一步全面调整优化基本完成初步开发和内测,现开始邀请公测试用并征求各方改进建议欢迎参与!   ...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QQ:659855885|时代潮 ( 本站状态处于开发和邀请部分网友用户测试中 )

GMT+8, 2018-9-21 00:0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