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潮主页

本站群第一用户的自助个性形象广告:欢迎访问我的动态融合站点!
节点编码:SDC-5801
查看: 91|回复: 0

严肃的批评传统已断掉,方方:只表扬不批评是社会问题

[复制链接]

2240

主题

2556

帖子

9万

工分

网站总编

现居住地
北京市 朝阳区
在线时间
6298 小时
相册图集
1
好友人数
6
听众人数
5
收听人数
4

诚信守法宣誓热心助人会员站群推广达人站群宣传达人亮牌争创会员志愿联盟行动撰稿人通讯员站群巡视督察


【自我介绍】为您提供站群使用参考示例,引导用户事业迈向成功。本栏长度限256字符以内。

本站群第一用户 手机认证 银行认证 单位认证 发表于 2019-7-7 00:47: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家方方是一位风风火火的女性,性情粗犷豪放,颇有女侠之风。

  这一方面是由于家族基因在她身上的自然流淌,她的曾外祖父杨赓笙曾撰写过“讨袁檄文”,而她自小也被长辈教导要做一个正派的人;另一方面,与她的成长经历有关,文革时期,她曾在武汉市的运输公司做过装卸工,身上侵染了工人的习气,即便后来进入武汉大学中文系,成为着名作家,工人的“底色”却依然不改。

  她在大学期间就开始发表小说和诗歌,后来进入湖北省电视台担任编剧。33岁那年,她凭借小说《风景》获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被批评界认为是“拉开新写实主义序幕”,成为“新写实派”的代表作家。此后的三十年,她陆续发表数十部小说和散文,这些作品大多以武汉为背景,刻画底层人群的生存境况和爱恨情仇。

  无论是《万箭穿心》中高傲倔强的下岗工人李宝莉,还是《涂自强的个人悲伤》中从贫寒农村考上大学、却终究难以融入城市的青年涂自强,他们身上都有坚韧不屈的性格,却最终都难逃命运的恶意,这些极具现实关怀的故事,都是社会残酷性的某种缩影。她最新的作品关注土改时期的悲剧,提醒人们不要让历史被时间“软埋”。

  近年来,方方频频因公开批评一些公共事件成为舆论焦点。即便身居湖北省作协主席的“高位”,她却依然像个体制外的批评者,对跑奖者公开质疑,对某诗人职称晋升中的违规操作点名批评,也为遭遇不公的作家仗义执言,她对一般公共事务的关注和发声也远超大多数同行。而今已年过六旬,她仍像个愤世嫉俗的青年。

方方:严肃的批评传统已断掉,只表扬不批评是社会问题

方方:严肃的批评传统已断掉,只表扬不批评是社会问题

  得罪一个人,其实就是得罪一大片

  新京报:能否举出几位你最推崇的中国当代作家和批评家?如今的文学批评界,似乎更多地是在做“文学表扬”的工作,如何看待当下中国的文学批评氛围?为何严肃的文学批评传统会断掉?

  方方:我们有很多优秀的作家和批评家,但不优秀而被吹成优秀的可能更多。中国是个人情社会,这样的社会形态,让人不好说话。得罪一个人,其实就是得罪一大片。如我,所有攻击我的事,都是从得罪柳忠秧开始。一个人可以结成多大一张网,我们是真不知道的。说谁的好话,漏掉了某些人,也一样会得罪人。媒体喜欢大家直言,但真正直言后,媒体既想显示自己公正持平,又惟恐天下不乱。

  比方,九十九个人批评某件恶劣之事,只有一个人不赞同这种批评。但是,到了媒体那里,却会以五五开的方式出现。不知情的人们,又多会相信媒体,相信五五开。于是,是非就没有了。如此这般,就是很多想说话的人,也不会吭声。况且,连媒体自己都天天做表扬,无论多恶劣的社会现象,也依然以表扬为主,怎么还要求作家、批评家站出来批评呢?只表扬不批评,是个社会问题,不单属文学界。什么时候媒体能够站出来大声批评社会时,文学界的一边倒式的表扬恐怕也就打破了。大家在同样的土壤生长,不是吗?

  新京报:你曾担任《长江文艺》杂志社社长兼主编,并称在杂志社期间十分愉快,你理想中的文学刊物应该是怎样的?

  方方:杂志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它至少是可以团结和引领大多数写作者的。引领人们思考,也引领人们审美。它可以创造流派,发现新的模式,并推动其发展壮大。最重要的,它不应该是上级文件的追随者,不是只用来歌颂政策。有删减(新京报)


  


楼主新帖、作者责任与用户须知
    用户须知:本文作者“作为第一责任人”对其所发信息言论的“真实性”“正当性”“合法性”负有首要责任,具体内容也并不代表已经获得本站查验认同,而是交于网友进行最终的点评判断与实际检验和共同参与治理。若涉及侵权请联系作者删改处理,也可通过本站进行举报投诉。


    个性签名可以是实名全民或用户名的补充、解释、提示等,最长32汉字。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QQ:659855885|时代潮 ( 本站状态处于开发和邀请部分网友用户测试中 )

GMT+8, 2019-7-16 01:57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