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电视难看正被年轻人抛弃,而修正之路任重道远2022-1-8 20:39:26只看楼主

本站群第一用户 微博 021

我的站点 - 商品主页 - 自媒主页 - 监督点评 - 我的信箱
  “家里的电视机已经快7年没看了”,这样的心声,也是现在许多人的真实写照。

  近期,有一位用户在网上吐槽新买的电视太难用:3个遥控器、开机后全是广告、各种VIP收费、购买会员,“好怀念小时候的电视机啊。而这也是目前互联网智能电视为人诟病的几个槽点。”

互联网电视难看正被年轻人抛弃,而修正之路任重道远

互联网电视难看正被年轻人抛弃,而修正之路任重道远

  互联网智能电视的市场并不算小,根据奥维云网的数据显示,亚马逊、LG、TCL、海信、小米、索尼、vizio、飞利浦+AOC、创维以及夏普,成为了全球出货量最大的几家厂商,其中TCL出货1140万台,同比增长13.6%;海信出货840万台,同比增长5.5%;小米出货540万台,在国内,互联网智能电视的份额也多为这些品牌所占。

  在盈利方面,根据奥维互娱推算,在2020年互联网电视广告运营总收入达121亿元,其中系统层收入26.2亿元,内容层收入80.4亿元,应用及其他收入14.4亿元,利润仍然在不断扩大。

  相比于互联网智能电视的快速发展和利润的增长,用户对其服务体验下滑的吐槽,在近几年却连绵不断。功能强大的互联网智能电视,没能给用户带来更多的欢乐,反而设下一些让人防不胜防的“坑”,这种巨大的反差,不得不让消费者疑惑:这些年互联网智能电视到底经历了什么,让自己与用户渐行渐远?

  互联网智能电视的“坑”

  基于会员付费和广告等盈利模式的一些服务,成为了互联网智能电视最令人吐槽的点。

  “像腾讯视频、爱奇艺这种视频开头的广告,是因为视频免费,用户没花钱,视频服务提供商用广告播放量来盈利没什么问题。但电视开机广告就不一样了,电视是用户花钱购买的商品,厂家强制要求用户看开机广告来盈利就过分了。这种行为就好像你花钱买个房子,每次回家进门之前,强制要求先去物业买点东西才能进门一样。”互联网电视的用户李星说道。

  电视和智能挂勾后,似乎就免不了广告,除了这种开机广告外,电视机中内置的相关软件也会突然强制蹦出广告,只有看完广告才能点退出,否则根本不能继续观看。

  此外,电视中内置的一些App也会嵌入广告,跳过广告的方法同样需要充VIP,有用户算了一下,一个月要充值400多元,才可能避免广告带来的不好体验。

  在一些论坛内,不少用户也会出高招,其中一个获得高赞的回答是:国产互联网智能电视品牌在国外销售的型号一般没有强制捆绑广告。加钱可以买sony、samsung、LG等品牌。或者考虑大屏液晶显示器,不仅没广告,还能秒开机,可以自由连接电脑、蓝光影碟机、游戏机、电视盒子等。

  虽然大屏液晶显示器的尺寸比不上电视,但对于要求不高的用户来说也合适。还可以强制清除电视中带有广告启动的文件,从而让广告消失等。当然,还有一种办法就是售后说的那样,只要电视不联网就好了。可见大家为了清除开机广告,都绞尽脑汁。

  此外,同一账号下的会员服务,并不能在互联网智能电视的App中继续使用,仍需要收取额外的费用,比如,一些视频会员,在手机中开通最低只需15元一个月,然而在电视中,登录同样的账号,并不能继续沿用手机端的会员服务,需要额外缴纳一笔会员升级费用才能继续使用,而这个多缴纳的价格基本在5到10元每月。

  用户陈亮气愤地表示,“当时在电视上花199元买的某互联网品牌智能电视会员到期后,平台提醒我续费,于是我就开通了一个影视会员,结果只能看电影之类的视频,儿子想看一些儿童片,结果这种会员并不能用,必须要开通儿童会员才行,这种操作直呼内行。”

  另外,互联网智能电视对于老年用户也不友好。现在花更多时间在电视上的是一大批老年用户,互联网智能电视的使用对于他们而言仍然有着一定的难度,比如在遥控器上,一台电视普遍存在2个遥控器以上,一个电视的遥控器、一个机顶盒的遥控器,如果安装有互联网视频平台的盒子,还得去使用手机去进行调制,才能在电视上投屏观看。

  正是这些“坑”,让互联网智能电视越来越像一件花瓶摆在家里,有种“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感觉。

  互联网智能电视那些不能说的“秘密”

  虽然这些大大小小的槽点会影响用户体验,但互联网智能电视仍然不得不这样做。

  看电视的使用场景一般都是:开电视之前用户坐在电视前面,开电视的时候一直看着屏幕。每次看完电视都要关,下次还要开。开屏广告的效果比手机电脑都要好,这也为电视中开设广告业务提供了商机。而且电视的系统一般都是厂家高度定制的,电视厂家对于内置固件的有着更强的话语权。

  互联网智能电视内自带各种广告的问题,并非一天两天,已经成为了一种常态。少数动手能力强的用户,研究出了各种屏蔽广告的方法,而其他用户只能选择忍耐或者选择通过付费方式去解决。

  这背后的原因,仍然是平台方的成本还在持续扩大。

  广电总局在电视作为终端的互联网视听方面,进行了严格管控,只允许获得了牌照的几家公司进行视听内容播放,像腾讯、爱奇艺都不是牌照获取方。要在电视上提供播放源,必须获得牌照。

  公开信息显示,广电总局共颁发了七张互联网电视集成业务牌照,分别是央视国际——CNTV、杭州华数、百视通、南方传媒、湖南电视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以及中央人民电台。

  合作后的电视App也会进行改名,比如优酷和CIBN合作改成“酷喵”,腾讯和南方传媒合作,改成“云视听极光”,爱奇艺和中央广播电台合作改成“银河奇异果”等,合作带来的成本也在持续扩大,因为影视播放平台除了要给牌照费的合作费用外,还要给版权方费用,而这种增加的成本,只能通过增设电视会员来转嫁给用户。

  当然,这种会员费给互联网智能电视带来的利润也非常可观。在去年12月底,乐视网接连两天更新了“乐视涨薪了”、“乐视宣布不裁员”等关键词的微博。

  乐视的满血复活,让不少人都大吃一惊,其中乐视电视和广告业务起到了关键作用。

  通过其在2021年的上半年财报可知,上半年乐视网营收1.96亿元,同比增长38.55%。乐视员工内部信指出,“2021年11月,电视端运营、移动端运营、广告商业化等业务均提前达成年度经营目标。在不考虑历史债务影响的前提下,最新的经营数据实现了经营利润和现金流的双平衡,这是过去数年来的第一次,意义非凡。”

  乐视的业务回春,是互联网电视行业快速发展的一个注脚。

  根据GrandViewResearch的数据预测,全球互联网智能电视市场规模2021年预计将达到1844亿美元,而到了2025年市场规模预计会有2926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2.24%。互联网电视这块大蛋糕仍然还会吸引不少玩家进入。

  “套路”用户、牺牲体验,是饮鸩止渴

  如今,光看电视,已难以满足人们愈发丰富多元的娱乐视听需求。所以,电视行业不断在升级电视的功能,增加用户留在电视面前的时间。

  但这些功能,更多的体现在互联网智能电视中各种广告频出,以及眼花缭乱的会员等增值业务上,让电视不再那么的“单纯”,而是想着法和套路从用户身上赚钱。这种不好的体验,让用户苦不堪言,更与互联网电视的高速发展情形,格格不入。

  目前国内市场上,互联网电视成为了客厅经济的重要入口,扮演愈发关键的角色,根据CTR的数据显示,到2021年第二季度,我国互联网智能电视的整体渗透率已超50%,达到53.3%。

  CTR的另一项数据显示,25-34岁的主力消费人群对互联网电视媒体的关注度、信任度和广告品牌预购影响的认可倾向更高。65-69岁的老年群体,对互联网电视的信任度和购买意向增加指标也具有较强的认可倾向。

  上述市场数据意味着,互联网智能电视在未来仍有较大的市场发展空间,同时也需要互联网电视厂家开拓多元化的盈利渠道。

  以已经实现盈利的芒果TV为例,其开发了“长视频+社交”的模式,通过小剧场,互动游戏等形式增加了用户黏性。更重要的是,芒果TV还开发了小芒这一垂直电商平台,把视频用户转化为平台消费者,互联网电视平台深入内容互动和服务交易可能是一个新的方向。

  此外,最近随着元宇宙概念的火爆,VR游戏成为了一种新趋势,电视厂商可以发展VR电视互动娱乐,在网络电视平台上卖游戏,而这种变现模式在海外正如火如荼的进行中,得益于VR和电视的关系越来越密切,VR在家庭中落地已经是大势所趋。

  而且,随着物联网产业的发展,特别是在AI的推动下,AIoT成为各个企业的发展重点,智能电视主要体现在“人机交互”方面,即人与电视机之间的互动,除此之外,生态联动也是其中的一个重点。电视成为了控制终端之一,可以协助用户控制其他家居联动设备,满足用户的其他需求。通过打好电视的口碑,也会从侧面带动AIoT中自家其他硬件的销售增长,成为重要的营收助力。

  由此可见,互联网智能电视的商业化并不局限于会员付费和广告这两项,仍然存在多个实现盈利的方向和空间,而厂家在电视中处处设下“套路”,让用户被动付费,反而是一个不明智的选择,容易使口碑下滑,在竞争中处于不利。互联网智能电视在这条修正的路上,依旧任重而道远。备注:文中出现的人名皆为匿名(Tech星球,作者:陈桥辉)

手机摇一摇,自动推荐下一篇帖子
个性签名可以是实名全名或用户名的补充、解释、提示等,最长32汉字。



上:微软官方解读为什么Windows 11需要TPM 2.0安全可信模块
下: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