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丝剥茧深挖细查杭州市萧山区处置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2021-10-10 04:26:28只看楼主

本站群第一用户 微博 019

我的站点 - 商品主页 - … - 监督点评 - 我的信箱

抽丝剥茧深挖细查杭州萧山处置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

抽丝剥茧深挖细查杭州萧山处置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

图为萧山区纪委监委“打伞破网”专班的同志正在实地走访了解有关情况。徐国庆摄

  “在查办涉黑涉恶组织背后的腐败案件过程中,我们细心研判、缜密查证,争取把每一个涉黑涉恶‘保护伞’案都办成铁案。”9月26日,在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纪委监委的纪检监察业务沙龙上,“打伞破网”工作专班的同志们就查办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进行了交流分享。

  自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萧山区纪委监委一方面深挖细查,起底本地涉黑涉恶问题线索,严查“保护伞”;另一方面边改边治、堵塞漏洞,加强干部队伍监督管理,铲除黑恶势力滋生的土壤。三年来,萧山区纪委监委共处置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线索381件,查处党员领导干部294人,其中采取留置措施3人,移送司法机关6人。该区纪委监委连续两年被评为浙江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成绩突出集体。

  抽丝剥茧,打掉黑恶组织近百名“保护伞”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近年来萧山的建设工程项目较多,混凝土需求量大,行业利润较为丰厚。2016年5月,曾因非法拘禁、非法持有枪支等罪名被多次判刑的某混凝土企业老板韩幼龙发起成立了“萧山混凝土协会”。该组织未经有关部门注册审批,几年来通过非法手段阻止外地混凝土车辆进入萧山,从而垄断了本地的工程混凝土供应,并肆意提高混凝土价格,以获取高额利润。

  “萧山混凝土协会”的欺行霸市让其他同行和施工单位敢怒不敢言,于是,一封封举报信像雪片般飞向有关部门,但是韩幼龙及其协会的生意却丝毫不受影响,反而越做越大。

  直到2018年10月,韩幼龙在扫黑除恶风暴下落网,谜底才随之揭开。萧山区纪委监委通过与公安机关的密切协同、缜密查证,核查了55件有关公职人员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的问题线索。随后,一支由区纪委副书记任组长、区纪委常委任副组长、十余名纪检监察一线骨干挑大梁的“打伞”专班成立了。

  调查人员查阅了大量案卷材料,并对韩幼龙及其组织成员进行了三轮集中提审,又走访调查了相关企业和个人,抽丝剥茧,厘清了韩幼龙的“混凝土协会”与政府有关部门的关系,查出了一批公职人员与该组织勾结的“猫腻”。

  在外围取证获得初步成果的基础上,内审组与上百名涉案的公职人员进行了20多天的正面交锋,并询问证人30余人次。

  “韩幼龙案牵出的城管、公安、住建、国土等多个部门的98名公职人员受到了查处,有的甚至被判刑。”专班副组长、时任区纪委常委、监委委员的王永伟说,正是因为个别领导干部和一线执法人员贪图小利,才在一张张购物卡、一次次宴请面前败下阵来,为韩幼龙黑恶组织背书,充当了“保护伞”。

  内审外查,挖出套路贷背后的“第三只眼”

  夜间放高音喇叭滋扰、往被害人家大门上泼油漆、放花圈,安装GPS非法追踪债务人……这些电视中常见的违法犯罪镜头曾真实出现在萧山百姓的身边。

  萧山区有一个以马卫明、傅涟锋为首的“投资贸易公司”,其实就是人们俗称的“套路贷”。他们假借民间借贷之名,以无抵押贷款、快速放款为诱饵,诱骗被害人签订虚假的借款合同,后持虚高的借条通过电话短信滋扰、喷油漆、放花圈、喊喇叭、扣押车辆相威胁等多种方式向被害人讨要虚高的本金及利息。

  2018年,萧山区纪委监委“打伞破网”工作专班通过走访群众了解到,很多时候案子还没起诉到法院,马卫明套路贷组织上门讨债时就能准确报出借款人及其近亲属名下的房产。房产信息并不公开,工作专班断定,这个组织在政府有关部门肯定有“内鬼”!

  工作专班调阅了马卫明套路贷组织所有受害人的报案材料,并对其一一进行回访。同时,对马卫明、傅涟锋等人加强审讯,终于挖出了该套路贷组织的“第三只眼”——瓜沥镇房管所干部周达江。

  通过内审外查,工作专班查清了周达江的违纪违法事实。其实,周达江本人就是套路贷组织的成员之一,他在房管所的工作职责是查询他人的房产相关信息,背地里却一直利用职务便利,为套路贷组织逼债、涉黑组织迫害群众提供受害人房产信息。2019年8月,周达江受到开除公职处分;同年12月,因犯诈骗罪、敲诈勒索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9个月。

  在挖出周达江这个套路贷组织背后的“第三只眼”的同时,工作专班还深挖彻查相关部门公职人员的监管不力等问题,瓜沥镇政府、相关村社以及派出所的15名党员干部受到党纪政务处分或组织处理。

  座谈走访,破除“村霸”关系网

  孙建桥曾是进化镇涂川村党支部书记,多年以来他将多名亲信安插进村党支部任职,排挤、打压其他村“两委”成员。其弟孙焕桥、孙永桥、孙贵桥,在孙建桥的授意下垄断了村里的一切资源,孙氏四兄弟因此也被村民们称为“涂川四虎”。当地群众还总结了“三个听”道出了孙建桥的霸道:“在涂川入党,得听孙建桥的;在涂川接工程,也得听孙建桥的;在涂川征地拆迁,还得听孙建桥的!”

  2018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刚开始,区扫黑办就不断收到反映“涂川四虎”的举报信。同年6月,孙建桥等人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涂川四虎”落网后,萧山区纪委监委的“打伞”专班进驻涂川村开展“打伞破网”行动。调查人员想通过走访群众了解更多关于孙建桥的有关情况,却遭到了村民们的冷言冷语:“孙建桥老是因为打人进派出所,还不是过个一两天就出来了!”

  在村民那里吃了多次闭门羹后,调查人员意识到问题的复杂性:“谁在一次次包庇孙建桥?谁让村民们在数十年间一直忍气吞声?”

  调查人员从公安机关调阅了2005年以来涉及“涂川四虎”的案卷,一户户走访当年的涉事群众,通过一次次座谈和耐心的教育引导打消了大家的顾虑,并获得了很多第一手的证据材料。同时,区纪委监委逐一约谈当年办案的责任民警、派出所的负责人以及进化镇的领导干部,并多次提审“涂川四虎”,还原了当年的办案过程。于是,孙建桥组织背后的那个人渐渐浮现出来,他就是时任进化镇党委书记徐小兴。

  当年走马上任的徐小兴,觉得孙建桥能干敢干,一直与其私交密切,并为有关部门处理孙建桥违纪违法问题过程中提供“保护”。2020年5月,徐小兴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今年3月,因犯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8个月。

  在查清徐小兴违纪违法问题的同时,萧山区纪委监委“打伞”专班又彻查“涂川四虎”的其他关系网,立案审查调查党员干部10人,其中采取留置措施2人。

  “村级组织软弱涣散和地方党委政府履职不力,是‘村霸’产生的根源。”“打伞”专班成员、萧山区纪委监委第三纪检监察室主任朱奇说,“办案的一个重要目的在于纠偏纠错,所以我们将办案过程中了解到的村镇组织有关情况及时向区领导汇报,督促组织部门进一步完善选人用人制度,为基层组织选好人、用好人。”

  日前,萧山区纪委监委正在通过一案一剖析研判涉黑涉恶案件的区域性、系统性、行业性特点,并开展有针对性的专项整治,做实日常监督,从源头上防治涉黑涉恶腐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王银秀 林鲁伊 沈娣)
手机摇一摇,自动推荐下一篇帖子
个性签名可以是实名全名或用户名的补充、解释、提示等,最长32汉字。


相关主题:

上:落实监察官法忠诚履职尽责推动监察工作规范化正规化
下:没有了...